用户登录

承德市兴隆县六道河中学校长贾利民

作者:办公室 来源:本站 浏览:2248 发布时间:2016/8/31 17:51:13

但立直标,终无曲影


    作为老师他牢固树立爱与责任的意识,甘为蜡烛人生;作为校长,他热爱乡村教育事业,无愧育人事业;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中学校长,他叫贾利民。2013年温总理在给他提出“严苦”二字的要求之后,他更是把这二字作为修身箴言,他把爱与责任、把坚守乡土、把严于律己、把苦中求索作为人生的标杆,用晶莹透明的冰一样的心,以满腔热血和一心的激情书写教育的灵魂。

1989年,高中毕业的他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——3个月的代课工资240元,妈妈卖掉了家里仅有的四只鸡和两只羊,买了一台录音机、一套英语听力磁带和一本英汉词典。经过3年的努力,他带的第一届毕业生,1992年参加中考时,英语成绩名列全县第四名。1995年面对英语成绩只有2030分的学生,他利用假期时间义务为学生补了24天课。24天没有回过一次家,更没有跟学校要过一分钱的补课费。这24天他肩负了老师的职责,又充当了父母的角色。哪个学生生病了,他带学生去医院治疗,替学生垫付医药费。哪个学生生活上遇到了困难,他拿出自己的钱给学生当生活费。正是由于他的无私奉献,夜以继日的工作, 1996年中考,这届学生英语中考及格率名列全县第2名,优秀率名列全县第一名。1997年他的英语中考成绩名列全县第一,远远超过了县二中,这在兴隆县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。19995月,有一个叫石超的孩子,因父母离异并且都在外地打工,孩子厌学情绪严重,周日没有按时返校,经多方打听,她去了平谷。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,犹如大海捞针,但贾利民仍马不停蹄地打车到平谷,车站、游戏厅、网吧都找遍了,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找到。直到此时他才想起,妻子在石家庄培训,七岁的儿子一人在家。当他半夜赶到家时,儿子可怜巴巴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桌子上、地上都是方便面渣,还有玩具,当他把孩子抱上床的时候,看到儿子的小脸上都是泪痕,他鼻子一酸,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,心中充满了对儿子的愧疚。

教育事业是爱的事业,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教育的事业是责任事业,没有责任就没有担当。爱在左,情在右,走在生命的路上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将这一径长途,点缀得香花弥漫。爱是一种情感更是一种美德。

作为一名校长, 他热爱乡村的教育事业,面对老师滔滔不绝、学生昏昏欲睡课堂景象,200910月,他结合多年的教学和管理实践,对学校的教育教学进行了大胆改革,在承德地区首先提出了参与式管理,撤掉了讲台,并责令老师讲课不超过15分钟,,因为改革,他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压力,家长说,“老师讲都不会,不让讲,校长想干啥?“甚至有一部分家长直接打电话进行谩骂、侮辱;同行更是不理解,背地当面的冷嘲热讽,“他就是想整点新花样,拿孩子的一生为自己铺路,自己想出名,连累我们也受罪,是不是有病呀!”甚至连家人都对他说,“踏踏实实的吧,改革成功了你可能没有功劳,如果失败了,老百姓的唾沫会淹死你”……但他全然不顾,依旧认准自己的“理”。经过四年的摸索与实践,六道河中学终于走出了自己的办学特色之路。他创建了“三线六步一评问题导学式”课堂模式,形成了“三备三说三案四查”教研网路和“二四三三”学习小组建设机制;形成了以中华传统美德教育为切入点的“四位一体”德育特色和以学生习惯养成教育为载体的精细化管理特色;融“体育音乐舞蹈为一体”的特色大课间,以及“学管会、社团联合会、校长助理团” 的“三架马车”,形成了学生自主参与的特色管理。教育教学质量有了质的飞跃,201320142015连续三年该校的中考成绩都名列全县第一,创下了六道河中学建校史以来的辉煌。不但成绩提高了,学生变得阳光、自信和快乐了,学生的综合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高,在外校就读的学生纷纷转回学校。温总理曾经告诉他“会和他一起把六道河中学办好!”更坚定了他要为农村教育坚守一生的信念。

    作为老师、作为校长他很苦,这份苦,不仅仅是工资微薄、学校经费短缺的清苦,更有为了对得起家乡父老,对得起这群渴望知识的孩子始终行走在课堂内外,立身于学生身前身后的辛苦;作为儿子、作为父亲,他很苦,这份苦,不仅仅是为了学生的成绩昼夜守护,为了保证学生安全,冒雨从半夜12点巡视到凌晨1点的湿透的全身,丢下两岁的正在发高烧的儿子的痛苦,更有不能在因车祸多处骨折的父亲身边尽孝难苦;他说,他不怕清苦,不怕艰苦,更不怕辛苦,温总理曾经告诫他,作为一名校长就应该带头做到“严、苦”,要严于律己,苦其心志。扪心自问,他做到了这两条,他坚信没有严于律己就没有铁的纪律,没有严于律己就丢掉了做人的根本;他坚信没有苦其心志,没有劳其筋骨,就不会成就一番作为。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十分耕耘必有十分收获。”,坚持不懈的耕耘必能收获硕果。

从教28年来,他主持了英语“四位一体”教学法实验研究等5项国家级课题,有2项被评为全国科研成果一等奖。在国家级报刊上发表论文100多篇,有20多篇论文获国家级一等奖,编写教育著作11部。应北京、江苏、重庆、海南等地邀请,作全国学术报告20多场。他探索出了“参与式教育”,在业界引起强烈反响。他所在的学校不但温家宝、刘延东等中央首长来过,而且河北省省长张庆伟、教育部部长袁贵仁、人教社总编助理赵占良、河北省教育厅厅长刘教民等领导也多次到该校走访调研,并对学校的管理与改革给予了高度评价。他还三次登上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。先后被授予河北省优秀共产党员、河北省骨干校长、全国“十佳现代校长”、全国“教育科研先进工作者”、 第六届全国“百名中学优秀校长”、 影响中国改革开放30年全国“百名教育管理杰出人物”、全国“敬业奉献好人”、“2011中国教育年度十大影响人物”候选人、“当代中国教育改革优秀管理与创新人才”、 “中国青少年喜爱的乡村英语教师”等多项殊荣。

他和他的团队,不平凡的改革历程和成果,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、《中国教师报》、《影响力人物杂志》、《中国文明网》、《光明网》、中国教育电视台、新华社每日电讯台等30多家媒体进行了详细报道。他所领导的学校,已成为全国基础教育的一张名片,先后召开了四次全县课改现场会、精细化管理现场会,一次河北省素质教育现场会和一次全国参与式管理现场会,承接了20多批校长和中层领导在该校挂职锻炼,接待1000多名教师在校进行课改参与式培训……从2010年到2015年温家宝总理也曾经先后五次到六道河中学,并且告诉同学们只要他能动,就一定会到六道河中学来。

温总理对于农村教育事业的热爱,对于六道河中学的付出,让他深深的感激,一场场多次修改的地理讲座,一句句亲切的教诲,更让他一次又一次发自内心的感动,“玉汝于成”,他看到了总理对于他的爱护,也看到了总理对于他、对于六道河中学的期待,在他心中温总理就是钟爱教育的标杆,他坚信在总理的“严于律己、苦中求索”的要求下,今后的生活之路,工作方向,一定会一片光明。他也会始终铭记总理教诲,用清澈透明的感情精心呵护农村教育这方沃土,他坚信“但立直标,终无曲影”。